江苏省常州市妇幼保健院

中文版 ENGLISH
青年书苑

停下来,听听心里的声音

〖发布时间:2012-4-20     浏览次数:13895〗

  “我们是在时间之中彷徨,从宇宙诞生直到死亡的时间里。所以我们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,只是风。”火星上的风对主人公“我”说。在这种淡淡的疏离、忧伤的氛围中,我开始了村上春树处女作《且听风吟》的阅读。
  “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,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”。整本书在这样的基调下开篇。村上用他那略显淡漠的文笔向我娓娓道来了主人公“我”假期时间在家乡度过的一段时光,故事没有什么大起大落,出场人物不外乎,主人公的挚友“鼠”,酒吧的中国老板“杰”,还有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女子。平淡的故事,不平淡的生活,村上写的不光是一个故事,更是对人内心的挖掘和开拓。
  《且》是村上春树“青春三步曲”的第一部,写的是他20~30岁的时光,在这里不得不提到他的写作的时间。在经过了战后经济萧条、百废待兴的经济高速发展后,社会精神层面的发展却遭受了巨大的创伤。年轻人们颓废、无聊、吸毒喝酒,宣泄生活中的空虚与信仰的缺失,找寻“生”的意义和存在。全书虽然看似平淡无起伏,却在探讨“生”与“死”矛盾情绪中展开。
  挚友“鼠”厌恶着有钱人,“说白啦”是他的口头禅,他认为边想边活比什么也不想地活五千年还辛苦。“鼠”有着一些近乎苛刻、循规蹈矩的生活习惯,似乎只有以此才能证明自己活着,而活着对于他来说又是一件辛苦且无奈的事。不知道姓名的女子与“我”短暂地相处了18天,“我”寒假回来时,少女却已无处可寻。“我”只好一个人坐在原来两人坐过的地方怅怅地望着大海……对于“我”来说,曾经如此鲜明地活在少女的生活中,感情日渐亲密,在“我”离开了家乡,便从少女的生活消失,从此再不出现。在感情生活中的生死不同于生命意义上的,这段与少女暧昧而支离破碎的感情突然而“生”,又因为“我”的离开而不得不枯萎“死”去。这种昙花一现的感情让“我”茫然不知所措,望着大海内心又升腾出孤独而又寂寞的感觉。由死而生,何尝不是一种幸运?
  再者,“我”与“鼠”和“杰”虽是挚友,但全书中却始终维持着淡淡的距离,无由地让我想起古语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“我”无家庭,无爱人,无宠物,在潜意识里衍生出同情和怜悯。这种与社会保持距离甚至是逃离社会的情绪,是宣扬一种自由,而升腾出一种寂寞。
  就用译者林少华的一段话作结尾吧:距离感或疏离感,连同虚无感、孤独感、幽默感,构成了村上作品的基本情调。它无法捕捉,又无处不在,轻盈散淡,又扣击心扉,凉意微微,又温情脉脉,似乎轻声提醒在人生旅途中昼夜兼程疲于奔命的我们:且听风吟•••••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纪佳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