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省常州市妇幼保健院

中文版 ENGLISH
青年书苑

读《铁屋中的呐喊》有感

〖发布时间:2012-8-10     浏览次数:10677〗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余杰这个名字开始走红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余杰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的舆论舞台。愤怒的呐喊,激昂的语句,无情的讽刺,和深刻的揭露,一个北大的学子,一个被称为鲁迅的继承人的热血青年跳了出来,向世人宣讲自己的思想并且不遗余力。我称他为反方向的人。
  称他为反方向的人,是我读完《铁屋中的呐喊》的综合感受。不得不说,这个青年很有思想。不管内容如何,不管评论怎样,尽管有的时候我不尽喜爱他和他的文字,但是至少余杰是敢说的。这种勇气是逆反的。而纵观整本书,内容也是无处不在体现着这个他的与众不同。反,逆反,抑或造反,都是他的独特。世人欣赏的,指责的,不正是这个反字吗?   
  初读这本书的时候,我是带着不可知的猎奇心。早年听说他的时候还是九十年代,社会处于改革开放后高速发展状态。而我还是一个沉浸于美少女战士的孩子。开篇余杰说,他是一个口吃的人。口吃在我的印象里与自闭和智商低下是关联词汇。而这样一个口吃的余杰却来自北京大学,并且用笔写下如此流畅和深刻的文字。 
  “我选择纸上的世界、笔耕的生涯,部分的原因是我的口吃。读汉代扬雄的《法言》、《太玄》,读不懂。每句话里都有冷僻的字眼和艰深的典故,不可能完整、流畅地读过一句话。寂寂寥寥扬子居,年年岁岁一床书。独有南山桂花发,飞来飞去袭人裙。当我知道扬雄是口吃者的时候,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艰深晦涩的文字写作《法言》、《太玄》。这是他对日常生活表达的困窘所进行的绝望的反抗。他一开口,便发现世界抛弃了他;他一落笔,便自觉地抛弃了世界。花开花落,循环的时间其实是由一处处的断裂组成的。《法言》、《太玄》是口吃者写的两本奇书,也许只有口吃者才读得懂。在那些寻常人以为平坦如砥的道路上,口吃的人却体验到坑坑洼洼。”
  这段话我读了三遍,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杨雄是口吃。余杰有点愤世。口吃,因为不能如常人交流,而变得不正常。于是口吃者就会自觉落后于他人。我周围常有这样的口吃朋友,总是在别人说了三句话以后才勉强挤出了几个字。于是他便开始渐渐沉默,不再发言,因为他在说话的时候总是追不上我们。从小到大,我们扮演的是“学着口吃的腔调,快活地在课间休息时表演”的角色。我想,这便是我为什么会有口吃总是弱智的体现的缘故了吧。   
  长大之后我为我这种幼稚而可悲,仅仅因为表达的不畅而否定其内质,几乎等于肤浅了自我。我是一个正常之人,在耻笑着沉默着却有着深邃思想和积淀的口吃之人,而且自我优越着。而他们却微笑地不做辩解。任我们去优越然后默默地追求生命的内涵和深度。就像余杰,他让我汗颜。表达的障碍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有些道理。就像余杰。表达的迟缓却正促成了他思想的敏锐和先进,甚至是超前。口头的不顺却正成就了他笔下文字和思想表达的畅达。这让我对口吃之人重新审视。上帝对每一个,给予和夺取都是公平的。因此,不要抱怨自己可怜,或许你只是没有发现自己具有更突出的特长而已。余杰如果不是口吃,或许没有这样深刻的思想。如果他只是一个平常人,他也不尽会有被世界抛弃的心。于是,口吃成就了余杰。我这样认为。   
  《铁屋中的呐喊》让我爆炸式地思考。比如医疗改革,比如社会保障,比如亲情友情和爱情,再比如人性和社会发展。如果没有身体的受损,没有这些切肤的痛,怎么会有我如此深入的思考。所以,当我身体忍受痛苦的时候,我的精神世界享受着春暖花开。所以,和余杰一样我不哀怨,残缺无法改变,于是我设法看到它带来的美好。当你的态度转变了,残缺自然而然就会完美了。当然我不得不假设性地提问,是否有人可以身体不受残缺,却一样有着残缺之人体会的精神感受?余杰列举了九种无形的武器—天真,静穆,认真,腼腆,怜悯,轻蔑,从容,朴素,专一。试图将九个词语放在同一个人身上,这个人天真烂漫,总是安静着,身性腼腆,善良,衣着朴素,低声细语,总是傻傻地做着自己的事情。你会惊讶地发现,这种人身边有很多很多。可是,为何拥有这九种武器很难?难就难在一如既往。当一个人一如既往地保持这九种特质,在遭遇世事变化的时候,如果还能保持常心而坚持自我,那么他便无敌。最平常,最单纯,最发自人性本质的却是最难得的,最凶狠的,最不可匹敌的。最精神的却超越了一切物质的。枪炮可以杀死人的身体,却无法泯灭人的心灵。而精神的力量却可以穿越身体而击垮心灵。人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精神的死亡。而这九种武器却才是真正制敌的宝物。我们总是要以强悍来自卫,甚至用强悍去掠夺,其实只是掩饰内心的脆弱。因为只有脆弱而充满欲望的人才需要强大的物质强盾。而内心无惧而真诚的人,天真,静穆,认真,善良而从容不迫,他们本身就是武器,让敌人无法捕捉弱点,无法侵袭。所以,他们无敌。而敌人自然不战自败。杀人于无形,当然,拥有这九种武器的人 也不会用于非善之术。   
  我们的青春如果都在昏沉沉地度过,那么对自己对社会都是一种悲哀。我知道自己的使命,我也有自己的梦想,所以我一刻不停地在为此奋斗。大学和青春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机遇,让我更好地为人生奋斗。青春可以有梦想,青春可以有资本去折腾,青春有着无限的可能,而大学为我提供了青春舞蹈的平台,我的使命就是最好地表演。可是我还是很狭隘。我狭隘地只看到自己。而余杰看到的是社会是未来。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都比我境界高远。他的青春很伟大。  
 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伟大,伟大不是努力就可以的。我只是一个平凡人,为自己而现实地活着。天下又有几个余杰呢?可是意识到自己的不伟大总比自我伟大要好,至少是谦逊的。而如今,多少大学生还沉浸在天之骄子的幻境? 还靠着父母,以为自己凭着一张本科文凭就可以衣食无忧,看不到社会疾苦,看不到现实残酷,看不到未来的路多么艰难,总以为自己是对的,自己是应该被尊重的,可是我只问一句:你凭什么?  
  余杰让自己背负起了广博而厚重的责任,他用文字来完成他青春的使命。他不遗余力是因为“自由是人类投身写作行为惟一的、也是最终的目的”。他有追求,所以不怕艰难。而我们呢?读完这本书的每一个青年,你们的青春使命是什么?如果所有的大学生都可以清楚自己青春的使命,并且为这个使命奋斗,人才强国的战略就可以真正成效了。   
  铁屋中的呐喊,之所以被世人所追捧,我想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其反字。因为不同,所以让人耳目一新。因为缺乏,所以需要。然而余杰给予我的更多的是对生命和人性以及未来的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病区  胡 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