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省常州市妇幼保健院

中文版 ENGLISH
青年书苑

参观瞿秋白纪念馆有感

〖发布时间:2013-4-18     浏览次数:13861〗

  春来了,迈着轻盈的脚步走来了。无论是花草虫鱼,还是江河山峦都苏醒了。就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,我们妇幼保健院的新党员以及积极分子怀着激动的心情,在瞿秋白铜像前做了庄严的宣誓,并且参观了瞿秋白纪念馆。
  瞿秋白,作为中共早期的重要领导人之一,是曾经在中共历史上创办了第一张党报、第一个报道十月革命后苏俄实况、第一个创作了歌颂中国工农革命的歌曲等“六个第一” 人。但对很多人来说,瞿秋白这个名字,也许不太熟悉,甚至是陌生,这一切缘于他文人式的内敛,为了单纯的共产主义理想,超然物外,毫不顾忌个人得失,也正是这种境界,梁衡在《觅渡,觅渡,渡河处?》中评价他,“当我们只看他的事业,看他从容赴死时,他是一座平原的高山,令人崇敬”。
  也许每一个中共早期革命者都有着令人唏嘘的身世,令人感叹的经历,瞿秋白也是如此。在《多余的话中》,他回忆了自己的家道落贫,甚至母亲为了他们能够上学,选择了自杀,所以他说“亲到贫时不算亲,蓝衫添得新泪痕。”而他的弟弟景白则在莫斯科因为政见不同为人杀害。但是,这些经历并没有影响他对事业的热爱和信仰的坚定,他从困苦中走出来,在通往真理的道路上,他写下了“我是江南第一燕,为衔春色上云梢”的著名诗句,这是他的理想,也是他的起点与归宿,更是早期优秀共产党人寻找的气节、操守与方向。
  为了这样的理想,他以抱病之躯参与到中国革命事业中,他敢于坚持真理,敢于担当,敢于反思,所以历史的风云际会让他走到了中共领导人的位置上。他于“八七会议”之后当选为中国共产党政治局的领袖,正处于国民党反动派大肆地屠杀全国共产党员的时刻,他以一个文弱书生的单薄身躯,挑起了统帅全党的重任,领导全党寻觅正确的方向,发出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的历史吼声,短时间内让处于被动挨打的革命形势得以好转。
  在领导中国革命寻渡的道路上,有人说瞿秋白是一个革命者,而不是一个政治家,这话也许是对的,因为革命者是单纯、热烈、坚韧的,政治家还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诡异和手腕。他的经历也说明了这一点,从“右”到“左”,他是犯了一些错误,但这些错误却成为王明等人前进的“阶梯”。王明他们以此为手段,在米夫的支持下,成功地攫取了党的最高领导权,而瞿秋白以大局为重,丝毫没有埋怨,没有认为共产国际这样对他是不公平的。
  这是一个共产党员服从组织的高度自觉,他的这种自觉甚至到了让人惋惜的地步。因为这种自觉,作为曾经的最高领袖,当王明的错误导致红军长征的时候竟然舍弃了他,他没有反抗,以致酿成日后的悲剧;因为这种自觉,作为曾经的最有威望的人物,被捕的时候,他冷眼看待那些说客降徒,没有为生而低下高贵的头颅;因为这种自觉,他在囹圄中反思自己走过的年华,作为思想医生来剖析自己的人生,给我们留下不朽的《多余的话》。
  瞿秋白是中国革命的寻渡者,也是中国文学的寻渡者。他和鲁迅先生是当时中国的文坛双壁,鲁迅先生以其犀利的笔法,辛辣地讽刺了那个时代,激励了万千青年人。作为鲁迅挚友的瞿秋白亦是如此,他曾写下了《赤都心史》、《俄乡纪程》,翻译了《高尔基创作选集》等不朽篇章,假以时日,如果历史再给他一些时间,按照他自己的计划,一定会有更多的传世之作问世。也正是基于他在文学上的贡献,当他1935年在福建长汀被捕后,连国民党的一些开明人士也为他求情,说他不能杀。
  黯淡了刀光剑影,远去了鼓角争鸣,瞿秋白是中国近代历史天空的巨星。他没有豪言壮语,没有显赫名声,但他在中国共产党探索中国革命的道路上,是一个真正的艄公,一个无畏的寻渡者,他为二三十年代中国革命发展摆渡,他的苦难辉煌将会永远被后人铭记。正如毛泽东同志为《瞿秋白文集》题词中所说:“在革命困难的年月里坚持了英雄的立场,宁愿向刽子手的屠刀走去,不愿屈服。他的这种为人民工作的精神,这种临难不屈的意志和他在文字中保存下来的思想,将永远活着,不会死去。”
  在瞿秋白纪念馆里,我深深地被一个充满革命热情的奋斗者打动,在他的故居里面虽然只有逗留了十几分钟,但我却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个革命者的坚定、勇敢、执着。走出纪念馆,我回头看了一眼瞿秋白的雕像,他深邃而坚定的眼神又一次震撼了我,在回家的车上,我靠着车窗慢慢回忆在纪念馆的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门诊医技党支部  仲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