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省常州市妇幼保健院

中文版 ENGLISH
职工学习

八月份思想政治学习内容

〖发布时间:2014-8-25     浏览次数:9496〗

2014年8月15日来源:《健康报》

人文视线:郎景和专栏

一起查病人

  找位大夫和自己一起检查病人,是我们这里的一个习惯、一个传统。
  找位大夫一起查,是商量、是会诊;是认真、是负责,无论找的是下级、上级或者同辈。
  那时,我和连利娟大夫、吴葆桢大夫都是同一天出门诊,又都在一个大的诊室里,经常会一起查病人。我请他们一起查很正常。他们是老师,有经验,检查时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都是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。我深刻地记得连大夫查病人时的姿势和左右手的配合。吴大夫会告诉你,什么时候必须做三合诊,必须摸一下锁骨上的淋巴结。
  如若是反过来呢?连大夫或吴大夫有时会叫我:“郎大夫,请你来查查这位病人!”请注意,这里有个“请”字。一开始,我有点受宠若惊。这显然不是示教性质,而是让我再查查、再商量一下。我记得林巧稚大夫、宋鸿钊大夫这些泰斗大师都这样招呼过我们。后来,大家也就习惯成自然了。
  上级大夫、前辈老师“请”你一道查病人,虚怀若谷、平等尊重。你可以体会到科学家的工作态度和优良作风的传承。
  有一次,我查到一位病人的盆腔内有包块,B超扫描也发现了,可我就是难定是否。于是,我请一位主治大夫也来查一下。他说查到了,在后方较高部位。后来,我给病人一点缓泻剂,几天后再重复检查,果然比较清楚地确认了肿物。
  我和吴葆桢大夫一道管病房时,还曾开展“盆腔检查优胜赛”活动。即大夫们对病人施行检查,进行登记与描述,再与手术相对照,最后是月终总结,打分数、排名次。不是考核谁,而是激励全体医生。大家很有兴致,也很有收获。我和吴大夫一起出资给优胜者发些小奖品,如钢笔、卡片盒、专业书等。
  其实在有些情况下,我们甚至明文要求两位大夫同时检查,以定初步诊断。如子宫颈癌一直沿用的是临床分期,而不是手术病理结果回报后的“手术病理分期”,因为有些宫颈癌是不做手术而用放化疗的,没有切除的组织病理标本。所以宫颈癌的分期要求两位有经验的妇科肿瘤医生一道检查,商定后给予一个临床分期。这时,共同检查是一种程序和规定。
   下级医师请上级医师共同检查,应该不会不好意思;上级医师请下级医师或同级医师共同检查,也不必不好意思。多一个人检查总比一个人检查好。

通、近、达

  在河北一座庙宇里,我偶然看到了中国古代一位思想家、政治家的一段话:“做人做事要通天理、近人情、达国法。”我想,做人做事如此,做医生做医疗也应该如此。
  医生要通天理。天理就是人的身体、心理、生理、病理状况和特点,特别的疾病的发生发展规律、临床表现及其转归。对天理的通晓,就是对自然的认识、对人体的认识、对疾病的认识。
  医生要近人情。这个人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情,而是指病人的思想、感情、意愿、要求,以及家庭与社会背景。这对诊治疾病和医患沟通都甚为重要。
  医生要达国法。这是指疾病的诊断治疗规范、技术路线及实施方法,行医戒律、工作规则以及相应的政策规定和必要手续。
  为了通、近、达,医生要逐步实践和完成职业活动的“三要素”,即知识、技术和自知。这些分别是在医学院学习、临床实践和与病人的医疗活动中实现的。医疗的对象不是生病的器官,而是患病的人。或者说,我们面对的不是某人得的那个病,而是罹患某病的那个人。
  医学虽是一种知识和技术,却不仅仅是一种知识和技术。如果离开了人文关怀的哲学理念,那知识和技术的价值实际是微不足道的。这是医生必备的自知之明和智慧之源。
  如果我们缺乏这种自知之明和智慧之源,我们就可能模糊了疾病的图景、混乱了施治的方案,甚至迷失了诊治的目的,也就做不到通天理、近人情、达国法了。


人文随感

将人文融入临床的点点滴滴
张 颖

   最近,我在院报上看到第42届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、北京安贞医院护理专家刘淑媛的一篇文章,感触良多。
  一位75岁的资深记者有着30多年的瓣膜病史,术后住进了ICU病房。为避免进食发生误吸,术后拔除气管插管后留置了胃管,以保证营养支持。当刘淑媛看到床上的老人显得烦躁不安时,她赶紧过去安慰。老人给她写了一张字条:“护士长,你不是24小时都在岗。”刘淑媛立即意识到病人的潜台词是:“你们在护理安排上不够周全。”于是,她在老人床旁仔细观察评估病情,果断拔除胃管,协助其试饮水。得知老人是南方人后,她特地冲了一杯碧螺春,试着让其吞咽。交谈中她得知,老人曾在埃及、法国等地做驻地记者。为了拉近距离,她鼓起勇气用并不流利的法语跟老人聊起德彪西钢琴曲、罗曼•罗兰的小说和莫奈的画。老人渐渐露出笑容,平静了下来。
  患者病重时,刘淑媛不仅悉心体察到了他的危机感、无助感,理解他们对生存的渴望,更可贵的是,她试图去了解患者的文化背景,并以恰当的方式满足对方的个性化需求。刚好最近我在美国访问学习,多次在当地医院观察医务人员的临床工作,发现他们在人性化服务方面有很多做法与刘淑媛老师如出一辙。
  在美国的医院里,我看到护士在为患者服务时,总是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家人一般,经常询问他们的感受。一些有关疾病的知识,也是在轻松的聊天过程中传递给了患者。美国的医院特别注意为病人创造安静的诊疗环境。病房走廊里悬挂着小小的显示屏,若你的声音高达一定的分贝,它就会亮出一个耳朵的形状,提醒人们保持安静。病人的隐私在这里会得到格外的保护,候诊区里贴有醒目的提示:“请不要在公众场合讨论患者的病情!”住院患者的手腕上都带着电子腕带,上面显示着病情相关信息。护士在执行医嘱前,先扫描患者腕带,然后扫描药品条码进行确认,有效避免了给错药的情况,既保证了用药安全,也减少了反复核对给患者带来的麻烦。
  医学面对的是人,是有着丰富情感的人。处在身心痛苦之中,患者特别需要医务人员的同情和关爱。然而,护理工作中的人文关怀,正如刘淑媛老师所说,“绝不仅仅是微笑和柔声细语”,更重要的是熟悉专业知识,积累临床经验,对患者的病情和需求有深切的了解,尽可能有针对性地做好护理工作。为此,我们不仅要有严谨的工作态度,还要有对患者病情细心的体察,掌握个性化沟通、人性化服务的本领,才能真正得到认可。

(作者单位:北京安贞医院)